抹茶是用心喝的 

茶道的敬茶,重在一個「敬」字。敬茶的過程更是能體現出日本文化對於茶的敬和對於人的敬。敬茶的整個過程大致需進行半小時之久,整個過程中也無不體現著茶道中「和、敬、清、寂」的茶道精神。

抹茶道之神

飲茶是茶道的中心,但在茶道整個過程中,茶器、茶人與茶客之間的關係則體現著日本茶道的禪語和禪境。日本茶道追求的「神」更多的是天人合一,物心一體的禪道精神。「和敬清寂」、「一期一會」與獨坐觀念是日本茶道文化的主要精神內涵。

「和敬清寂」是日本茶道的四大真諦。「和」代表人與人之間的和睦之情;「敬」是尊敬,體現著茶會過程中人與茶的尊敬亦或是人與人的相敬相愛;「清」是指茶道過程中由物的潔凈最後直至心靈的純凈;「寂」是隱寂、清寂和一種靜穆的心境,也是茶道所追求的最高的境界。

「一期一會」從日本茶道中的茶禮來說是一種茶人與茶客之間的互動關係。它的內涵精神主要提倡的是人與人之間敬的禮儀。每一次茶會,茶人都要以熱誠的心態面對每一位茶客,茶客也要以誠相待的予以回饋,心心相交才能以誠相待。這也是增進感情最好的交流方式

「獨坐觀念」則是從物與外人、外景進而來靜思自身。在日本茶道中,茶室要保持空曠潔凈,茶人與茶客坐於茶室之中,或獨坐飲茶,或靜謐沉思。空寂之中茶器的迴響,茶人的舞動,都可以在一片暢想中獨自審觀自己內心世界的充溢之滿。此時、此刻,此景,已不僅僅是品茶之味,更是品自心之味。

日本茶道看似是一種藝術活動,實則是精神上的禪思禪意。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即禪茶一味。千利休大師的「須知茶不過是燒水點茶」,從茶這一小事出發,進而悟出人生之道。禪道講求靜慮思微,茶道亦講求和敬清寂。茶與禪,本就是不可分離的一物。茶道有形而氣無盡,茶與禪,亦為以縷非同非異的曖昧。

千利休生於1522年,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著名的茶道宗師,人稱茶聖。本名田中與四郎,家紋是「獨樂」。世人把他與今井宗久、津田宗及合稱為「天下三宗匠」。作為日本茶道的「鼻祖」和集大成者,千利休的「和、敬、清、寂」的茶道思想對日本茶道發展的影響極其深遠。千利休是茶事界的一個傳奇,對侍茶的美感的追求其實已經與茶本身無關,是真正上升到了一種藝術哲學的高度!

千利休侍奉秀吉的10年,是他茶道境界不斷提升,藝術才華充分展現的黃金時期。他對茶道進行了全方位的改革和完善,由於茶道本身就是融會了飲食、園藝、建築、花木、書畫、雕刻、陶器、漆器、竹器、禮儀、縫紉等諸方面的綜合文化體系,因此,利休的影響遠遠超出了茶的本身,擴大到了日本文化的各個方面。 人們常說,技能臻於極致就是”道”,達於”道”者,一舉一動無不是技藝之巔,利休就達到了這樣的境界。

千利休是日本茶道歷史上的文巨人,他的重要貢獻之一是將日本茶道從草創導入到完成和全盛時期,他生活在500年前,是日本歷史上的戰國時代,當時,大武士豐臣秀吉戰勝眾多對手,一統天下,成了天皇的助理,天皇反倒成了傀儡,豐臣秀吉權重一時.

按當時的風俗,連年征戰,武士們為了拋棄生生死死的煩惱,征戰間隙,將點一碗茶作為潔凈心靈的一種儀式,大名鼎鼎的大茶人千利休就成了豐臣秀吉的首席茶道教師。

豐臣秀吉,雖然與利休有著長久的情誼,對這位茶道大師也甚為尊重。然而,能伴君側之榮耀背後,也是有如伴虎的兇險。

在那個四處可見出賣與背叛,即使是最親近的族人也不可相信的時代,利休卻不願做個卑躬屈膝、阿諛奉承之人,因而從不害怕與自己這位脾氣兇惡的贊助者起衝突。

利休的敵人便利用他與秀吉之間三不五時出現的嫌隙,中傷他涉及一件毒害秀吉的陰謀。利休可能會藉機奉上秀吉一碗下了致命劇毒的茶——這樣的耳語終於傳到秀吉之處。

完全不需要別的,光是秀吉的疑心,就能作為即刻處死臣民的充足理由。在這暴君的氣頭上,任誰也沒有任何辯解的餘地。

對應死之人來說,唯一的恩賜便是:准許他以切腹自殺保持自我的尊嚴。

如此,利休預定自盡之日終於來臨,他邀請自已最重要的弟子們,參加他此生最後一場茶會。弟子們無不傷心地,依照預定的時間在門廊前聚集。當他們向庭內望去,庭徑兩旁的樹木似乎也難過得在顫抖著。在沙沙作響的枝葉聲中,可以聽到無處可依的遊魂們在竊竊私語。至於灰色的石燈籠,就像是矗立於冥府大門前的威武衛兵。

此時,房中飄出一股高貴稀有的薰香,那是主人在召喚著賓客入內了,弟子們於是順序進入就座。床之間的掛畫,乃是出自一位古代僧人,以塵世萬物轉眼即逝為主題的真跡。火爐上,沸騰的清水鼓動水壺唱起哀歌,有如那用鳴聲向將逝的夏日,傾吐心中悲傷的蟬。

須臾,主人進入茶室,逐一向賓客奉上茶湯,眾人也依序默默地飲盡,主人則最後才喝完。接著根據當時的儀節,身居首位的客人於此時提出檢視茶具的要求。利休便將它們,以及那幅掛物全部置於桌上,並在所有訪客都表達了對這些珍藏的讚美之後,將其一一分予眾人,作為紀念。

唯獨茶碗由他自己留下,因為「受我這不幸之人所玷污之碗,不應再供世人所用」。他一邊如此說著,一邊將其摔個粉碎。茶會終於結束,所有的賓客強忍著淚水,在向主人決別後黯然離去。只剩一位最親近的弟子,受利休之託留下,擔任他最後結局的見證。

此時利休褪下茶會裝束,將其小心翼翼地折好後,放置於坐墊之上,露出裡頭純白無垢的素袍。他溫和地凝視手上那閃耀的致命劍身,口頌優美的辭世之句「永恆之劍,吾之佳賓,刺佛殺祖,開汝之路」。臉上兀自帶著微笑,利休就這樣踏上了未知之路。

千利休被日本人尊為茶聖,他繼承歷代茶道精神,創立了日本正宗茶道。他提出的茶道精神「和敬清寂」,用字簡潔而內涵豐富。「清寂」是指冷峻、恬淡、閒寂的審美觀;「和敬」表示對來賓的尊重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